微信公众号

王峰:从金山三杰到币圈笑料

发布时间:2020-06-08 14:52作者:信息来源:阅读数:275

于王峰而言,在股市可以亏钱,但币圈绝对不可以。

 /data/up/f2/24/f2546092483a1d9e.png


于是,当Troy割了王峰的共识实验室百万美金时,王峰义愤填膺,公开维权。但当Troy和BlockVC公开示好,暗通款曲后,王峰又能迅速公开和解。


对于这些币圈大佬,利字当头,所谓的节操和情怀只是说给韭菜们听的。


和诸如李笑来、郭宏才之类草根相比,王峰进入币圈稍晚一些,但成名更早,也是真正意义上的大佬,手握港股上市公司,荣誉等身。


那么今天我们就要说说曾经的互联网大佬王峰是如何被币圈染黑的。


曾经辉煌的金山三杰


1969年,王峰出生在重庆兵工厂大院,少时以打架著称,性格如重庆的夏日一样彪悍。从重庆师范学院数学专业毕业之后,王峰做了六年的数学老师。但此时的王峰并与一般意义上的老师形象相去甚远。后来有媒体追溯说,那时的王峰在重庆,光膀子开摩托,打群架成天喝酒。


1995年,下海热潮席卷全国,已经对教师生涯失去兴趣的王峰来到了千里之外的北京,开始了北漂生活,做过很多东西,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彼时的王峰,在北京如浮萍一般,随波逐流,沉沦起伏。


这段艰苦的北漂经历也让王峰褪去了轻狂,这世上绝大多人都无法实现创业的「从零到一」。
两年后,王峰放弃了独立创业,开始认命,准备找工作。


此时的王峰是不幸的,但他同时也是幸运的。他遇到的第一个面试官就是雷军。雷军和王峰同年,但成名却比王峰早得多;此时的雷军已经是北京金山软件公司的总经理,正在带领金山研发新产品,对抗微软的强势攻击。


不懂电脑的王峰因为过去两年在北京的摸爬滚打,对市场销售已有一定认知,这在程序员扎堆的金山颇有些特别。


那一年香港回归,民族主义正处于激昂的状态。金山敢于向微软亮剑,极易赢得国人好感;金山也的确有此实力,来承接国人的人民币。


王峰恰逢其会。进入金山后,他搞了一场以「秋夜豪情」为名的金山词霸3市场推广活动,反响热烈,在当年超越了微软的Windows98的「午夜疯狂」。


1999年,王峰亲手导演「红色正版风暴」,把金山词霸和金山快译产品从几万套提升到了100万套的销售记录。王峰的销售能力得到了全公司的认可。


2001年,王峰受命接任金山毒霸事业部帅印,强势整合产品研发和行销队伍,并同国内外老牌厂商上演杀毒市场龙虎斗。不到三年,金山就一举拿下国内单机版杀毒软件市场份额第一的成绩。


2003年,王峰升任金山高级副总裁,与求伯君、雷军并称「金山三杰」。王峰进入人生的高光时刻。

 

 /data/up/68/7d/687387b7d13da4e1.png


蓝港上市


2006年,王峰已经在金山呆了十年,俨然金山第三号人物的他感到了天花板的存在。无论他的表现如何,他都无法超过求伯君和雷军。


那时,由于种种原因,金山迟迟没有上市;这就让王峰萌生了去意。王峰公开表示,金山成长太慢。


江湖气颇重的他不想做吴用或者关胜,他想做晁盖和宋江;王峰心里有个大哥梦,他不想一直居于雷军之下,虽然雷军对他有赏识提拔之恩。


从2003年开始,游戏成为了金山的重点发展方向,王峰也全程参与其中。网络游戏的高利润让王峰颇为心动,游戏也成了他的创业方向。


2007年3月,离开金山,创立蓝港在线(2014年更名为蓝港互动),担任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多个职位。不过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就在王峰离开后不久,金山上市之路柳暗花明。2007年9月,求伯君、雷军开始全球路演;10月,金山成功登陆香港主板。430名程序员平均身价100万港元以上。


作为金山第三号人物的王峰错失巨富机会;我甚至有些怀疑,求、雷是不是一直在等王峰的离开。


不过王峰承继了他在金山的声誉,独自创业的前些年还是很顺利的。蓝港在两年内就拿到2000万美元融资,投资机构都是一线。蓝港也很快推出了一款口碑盈利俱佳的端游《西游记》。
王峰善于制造营销话题,《西游记》与网红车模兽兽合作,兽兽当时因不雅视频备受争议。《西游记》话题度爆棚。


2013年的移动互联网风口来临,蓝港率先转型。王峰每出席活动必提及手游,兴奋难掩。而蓝港成功推出《王者之剑》、《苍穹之剑》、《神之刃》三款手游,正是这「三剑」让蓝港真正成名,收入也不断上涨。2014年12月,也就是金山上市的七年之后,蓝港同样选择了在香港上市。


王峰还是在追赶雷军。他认为,蓝港的上市只是起点,但是他没想到,上市也是他人生高光阶段的终点。而他和雷军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大。


同样是14年12月,雷军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小米估值450亿美元,是蓝港市值最高峰的数十倍。


蓝港困境


对于蓝港来说,上市即巅峰。


那一年,蓝港录得收入6.8亿,这同样也是蓝港的高峰;从此,蓝港进入下行轨道。


2015财年,蓝港互动营收5.4亿元,同比下降20.3%,其中手游营收是5.04亿元,同比下降16%。


2016财年,蓝港互动营收6.58亿元,同比增长21.8%,但是这21.8%的增长中,很大一部分是来源于海外地区拓展。


2017财报,蓝港互动营收4.94亿元,同比下降24.9% ,其中手游业务的同比下降达到了27.9%。


而于此同时,中国的手游产业却是迅猛发展,手游产业从2014年的275亿产值一路飙升至2017年的1161亿。在这股大潮中,有人赚得盆满钵满,比如腾讯和网易,但蓝港却逐渐落伍。


王峰当然不甘心。实际上,从上市伊始,那么蓝港就开始布局多元化。小米的生态链布局从一开始就激励着蓝港。


2015年3月,蓝港2300万元入股永乐票务、500万美元投资星美控股。


2016年3月,蓝港影业成立。在成立仪式上,王峰首次提出了「影漫游」三位一体战略,力图将影视、动漫及游戏三个领域之内容打通,进一步打造全娱乐产业链。蓝港影业首部网剧播放量喜人,但也就到此为止了。


后面,蓝港与吴奇隆合作开拍电视剧《蜀山战纪》,然后开发相关页游。动漫《十万个冷笑话》爆红,蓝港便买下IP开发出手游。但成绩并不理想,蓝港影业2017年的收入为2269.2万元,裹步不前。


蓝港还扩张至硬件领域,成立「斧子科技」,推出游戏主机产品——战斧。这次行为被王峰寄予厚望,被他称之为「二次创业」。当时国内游戏主机禁令刚刚解除,王峰想从中分一杯羹。
2016年5月10日,斧子科技第一款游戏主机战斧F1正式发布,该主机基于安卓操作系统,号称首款国产游戏机。但该款主机配置一般,被不少人戏称为「游戏盒子」。


战斧F1虽然价格低廉,但销量惨淡,很快就归于沉寂,核心开发团队纷纷离职,蓝港的巨额投资也就打了水漂。


截止2017年第三季度,蓝港连年亏损,总亏损额超过5亿元。当时已经有不少媒体喊出如此口号:「蓝港和王峰已经不能再输了!」


All in 区块链:火星财经


2017年,比特币进行大牛市,价格一度飙升至接近两万美元;即使是严厉的94禁令也无法阻止各界对区块链和虚拟币的热情。


一起带火的还有区块链游戏。2017年11月全球第一款基于以太坊的养猫游戏《Cryp to Kitties》上线,瞬间爆火,交易量惊人,稀少猫咪价格超过10万美元。开发者收益令人瞠目结舌。


作为善于抓住新潮流的游戏开发者,蓝港再次率先转型,试图开发区块链游戏,还专门成立了区块链游戏事业部,由原蓝港游戏研发副总裁张宏亮挂帅,技术人员总数接近百人。


不过伴随着比特币的牛市在18年戛然而止,区块链游戏的开发热潮也被浇灭。王峰将目光投向媒体,做市场出身的他当然知道媒体的重要性。18年2月,他召集了蓝港总裁办和投资部的一些人组建了火星财经。2月8日,火星财经正式上线。由此可见,区块链媒体的门槛的确不高,连王峰这样的二把刀也能参合一脚。


几天后,曾创办趣游科技,成功运营多款知名游戏的的玉红拉了一个微信群,这就是后来知名的「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这个群聚集了不少币圈大佬、知名投资人,乃至娱乐明星。社群在极短的时间内不断扩散裂变,真真假假上千个群,席卷币圈。


同为游戏圈的人,玉红也曾动员王峰参加。王峰并没有直接参与玉红的群,而是依杨画葫芦组建了「三点钟火星财经学习成长群」。


为了与玉红的「三点钟」有所区别,同时也是彻底利用自己在过去二十年中积累的人脉,王峰在微信群中密集采访行业大佬,而这就是后来知名币圈的《王峰十问区块链》。


2018年虽然牛市退去,但前一年的财富神话令人印象过于深刻,围绕在大佬身上的光环也未褪去。王峰通过采访各行业的领军人物,为火星财经迅速积累了知名度和流量。

 

 /data/up/ea/19/eac3bcf19e4d766b.png


在一年半时间里,火星财经实现快速的发展,共实现了三轮融资,估值两亿美元,投资方包括币安、策源资本、Matrixport、IDG资本、OK资本、火币全球生态基金等。


在19年9月的融资报道中,亿欧是如此介绍火星财经的:


「据Alexa、百度指数、微信指数等第三方数据显示,在访问量、搜索指数和社交指数等多个维度上,火星财经已经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区块链信息门户。」


就和王峰做的大多数事情一样,火星财经也开了一个好头。


如果按照QKL123的媒体排行,以QKL123评分为标准的,火星财经目前依旧名列前五,仅次于金色财经、巴比特和陀螺财经。


但是如果按照相对客观的Alexa排名,在QKL123的月度排名上,火星财经的排名就要差很多了,甚至都进不了前十。


在媒体这个领域,属于王峰和火星财经的高光时刻也已经过去了。


共识实验室:割韭菜与被割韭菜


在运动场上,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是被严厉禁止的,因为这必然会带来不公平。
在区块链领域,媒体应该承担裁判员的角色,应该帮助普通投资者甄别项目,消除信息差。
但是很可惜,币圈的这些媒体并没有坚守裁判员的道德底线,反而帮投资项目和广告主吹黑哨,联合坑害消费者。


火星财经就是其中典型。在火星财经初获影响力不久,王峰就发起成立了所谓的投资、研究机构——共识实验室。


共识实验室官网显示,其投资项目是27个,包括波卡、Lbank、Troy等。但是根据部分媒体整理,共识实验室投资项目超过70个,不少项目因为表现不佳就没被共识实验室列入。


当王峰因为投资Troy项目遭受亏损而进行公开维权时,曾在朋友圈表示:


「见鬼了。Troy是一个非常不负责任的项目。这个项目,我们共识实验室被糊弄了100万美金,几乎算是我们去年唯一赔钱的所谓大项目。」


言下之意,共识实验室在2019年投资的其他项目都赚了。于是我就翻看了相关新闻,发现共识实验室在2019年,除了Troy以外,还投资了Fcoin、Deeper Network、BOINC、Bitmart、DAppLinks、BFX.NU、币币生息、Yotta Chain等一系列项目。


这些项目中,我只分析两个:DAppLinks和Fcoin。


先说DAppLinks。DAppLinks是去年5月上线的,定位是Dapp的流量入口,通过跨链技术,方便用户快速访问所有公链上的Dapp。


愿景很美好,但现实很残酷。DAppLinks的代币DLX自开盘之日就陷入暴跌,从去年8月的最高点0.011u一直跌到了目前的0.000014u,跌幅惊人,几近归零。相关投资者损失惨重。


当然,按照王峰的说法,共识实验室不仅没有遭受损失,反而应该是赚了不少。面对DApplinks,共识实验室当然不可能当韭菜。


再来说Fcoin。共识实验室与Fcoin之间可谓是关系密切,王峰与张健之间也是「英雄惜英雄」,值得专门论述。


共识实验室与Fcoin


4月9日,区块链投资机构共识实验室宣布,旗下共识产业联盟基金已于4月5日前在二级市场完成对FCoin的战略投资,累计投资数量为1亿FT,未来有计划进一步增持并推动FCoin重组。
对此,王峰还专门发表了三点声明:


1.火星财经继续专注于区块链产业资讯、加密货币行情以及个人资管服务,我们今天仍然没有计划以某种途径直接从事数字货币交易服务。


2.共识实验室是我参与创办的加密货币基金,但是日常管理由独立的GP团队负责,关于共识,今年工作的重心,是把共识产业投资联盟和量化交易母基金搞起来,这一次入场FCoin,只是刚刚开始。


3.我很欣赏张健。他从没有放弃。他身上的特质,和我认识的主流数字货币交易所创始人相似,都有一直不服输的劲头。


此时的Fcoin在经历了2018年的巅峰之后已经盛极而衰,非议不断,FT价格也跌到了低谷。尝试人张健也躲到了国外。共识产业联盟基金还特意向Fcoin派驻了一位副总裁参与Fcoin重启事宜。

2019年5月,张健携FT公链、FT社区及FT生态基金全新团队亮相香港,这也是FCoin成立一年后,首次举行公开会议披露核心发展战略。一起出席的还有王峰。

王峰公开表示,「去年(2018年)的FCoin,已经交过学费了,今年(2019年),新FCoin值得期待。」


此后,Fcoin连番发布新动作,FT的价格也有所恢复,在共识实验室发布信息的40天内差不多翻了一番。


但这些举措均是「治标不治本」,FT价格的上涨,除了让相关利益人再割一波韭菜,并没有改变Fcoin最终的结局。


2020年2月,在经过短暂停摆之后,张健正式发布跑路公告,资金亏空数亿美元,不少投资者倾家荡产。


当然,利益受损的人之中不包括共识实验室和王峰,他们早已在19年上半年他们亲手缔造的Fcoin重启事件中赚到了至少一倍的收益。


Fcoin暴露之后,曾经对张健有着颇高评价的王峰未发一言。


Fcoin暴雷之后,多方声明听过援助(且不论他们的意图是什么),其中不包括火星、共识实验室和王峰。


我是大佬,我只能当镰刀,不能当韭菜


无论是DApplinks,还是Fcoin,都收割了不少的韭菜,唯独共识实验室赚了不少。说到底,还是王峰的大佬身份,以及火星的媒体地位在背后发挥了作用。


在王峰,以及币圈无数类似王峰这样的人看来,我是大佬,项目方不能割我们,我只能当镰刀,不能当韭菜。


Troy也不是想收割机构,只不过Troy代币去年12月上线币安之后即破发,目前的价格只有私募价的一半,并没有给投资机构套现的机会。机构不是不想跑,只是没来得及跑而已。


王峰毕竟影响力还在,公开谴责Troy后不到48小时,Troy和BlockVC就上门道歉,还给了王峰「最大的诚意」。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王峰再次对Troy和BlockVC的团队进行了肯定,就像他一年前对张健的高度评价一样。


不到48小时,王峰的维权迅速实现了「开端-高潮-结束」的完整过程,共识实验室的损失得到了弥补,双方的友谊也得以延续。只留下无权无势的韭菜在群里继续摇旗呐喊的同时,嘲笑王峰道德底线之低。此时的王峰,已不是曾经那个「金山三杰」,也不是什么游戏大佬,而只是币圈的笑料。


王峰,无愧币圈恶人称号。

 

 

比特币:https://315.btcmoney.cc/news/2b9b0e6ecb5b568f.html

关键字: btc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比特财经网官方立场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我要投诉
全球领先的区块链大数据服务公司,我们致力于将区块链的价值和信息带给每一个人,构建一个全球区块链生态价值平台

本站郑重声明:比特财经网,数据仅供参考,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Copyright© 比特财经网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