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云数贸重大传销案开庭审理!张健当庭认罪、悔罪并向受害者道歉待处理

贾跃发布于 2020-05-15 10:22
投诉类别:
理财
投诉项目:
云数贸
涉诉金额:
¥10000.00
问题详情:
“神童、未来世界首富、9岁大学毕业、12岁破译银行密码、网络精英、14岁被特招入伍,在北海舰队海军陆战队服役,退役后由国家安排运作项目”。当你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拥有这么光环的这人一定是大人物吧。实际这是“云数贸”传销团伙的宋密秋。

湖南省郴州市桂阳县人民法院在2019年5月16日对“云数贸”重大网络传销团伙首犯宋密秋(曾用名张健)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宋密秋除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外,还涉嫌偷越国边境罪。

宋密秋,男,黑龙江省五常市人。2012年4月,在河南省南阳市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刑事拘留,后被监视居住。2013年1月8日,被常德市检察院批准逮捕。后因证据不足被取保候审。

2014年在泰国因持有非法证件被判入狱2年3个月。宋密秋在泰国服刑期间,在2015年6月19日又被慈利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17年6月3日,宋密秋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被抓捕归案。同年6月6日被“猎狐行动"工作组引渡回国。

公诉机关指控,2009年至2012年3月期间,被告人宋密秋在深圳开餐馆时接触到传销人员,得知传销能够在短时间内骗得大量资金,就产生了自己设计传销制度,组织开展传销活动,骗钱财务的想法。其通过互联网查找、学习传销各种模式和运作方法,设置了一套双轨制的传销制度,并把其设计的传销模式取名为“云计算数字贸易联盟”,简称云数贸。同年3月份,宋密秋通过一位叫小波的程序员设计了配套的传销网站,取名为云数贸联盟网,并化名张健开始发展下线会员。

同年4月,宋密秋在被南阳警方监视居住期间,安排自己的妹夫赵亮到广东省深圳市注册成立了深圳云数贸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数贸公司),并继续用“云数贸”传销模式,依托云数贸联盟网发展下线会员。同年12月1日,宋密秋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常德市民警抓获,于2013年1月21日被取保候审。

为逃避打击,继续开展传销活动。在2013年3月份将云数贸联盟网更名为“云数贸商业联盟”,简称“云商联盟”。“云商联盟”网站上包括会员系统、返利、股票交易等板块。

云数贸公司通过发放宣传资料、授课等方式,宣传云数贸公司是一家成功在国家工信产业部获得备案的国际经贸集团、是商业“航母”、是国家第一个提倡的商业混合经济体、实行企业员工持股、张健是未来世界首富等虚假宣传内容。在不具备发行股票资质的情况下,以销售云数贸公司原始股股票为名,发展新会员返利为诱饵,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会员,并通过收取会员入会费,提现手续费等方式非法获利。

马文丽等云数贸传销会员,在宋密秋的同意或默许下,分别在甘肃省兰州市,宁夏银川市、云南省昆明市、云溪市等地成立多家云数贸公司,以给会员销售、配送印有未来商业首富张健的产品或礼物,并以此引诱他人加入“云数贸”传销和发展下线。

2013年5月,宋密秋通过马文丽的运作,以为宁夏云数贸提供赞助的名义,以张健的身份参加了中央电视台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第九届经济分会论坛”,并接受了专访,利用中央媒体宣传“云数贸”,扩大了“云数贸”的影响力。至2014年10月14日,“云商联盟”网站共注册了127万余名会员。

2013年10月份,宋密秋听说传销在马来西亚是合法的。为了逃避国内法律的打击,将云数贸传销做大做强。尚在取保候审期间的宋密秋,就用假护照从云南偷渡到缅甸,再逃往到马来西亚吉隆坡。

宋密秋在马来西亚不但通过互联网,继续遥控指挥国内传销头目继续发展会员,还在马来西亚及周边各国大肆宣传和发展“云数贸”传销。因宋密秋的传销组织发展的太快,引起了媒体的负面报道和当地政府的关注。由于担心被马来西亚警方抓捕,宋密秋在2014年3月逃往泰国继续从事传销活动。

2014年10月,宋密秋因持有非法证件被泰国警方抓获,并被判刑。在普吉岛监狱服刑期间,为了继续控制其传销组织,先后授权赖彩云、崔志平、杨爱东、司灿涛等人以云数贸为基础开设云讯通、五化联盟、建业联盟等多个云数贸下级传销盘,继续发展会员。经鉴定,仅云讯通就涉案金额高达93亿余元。

传销骨干成员将宋密秋塑造为“神童”、“天才”、“网络精英”、“未来世界首富”,称其“9岁大学毕业,12岁破译银行密码,网络精英,14岁被特招入伍,在北海舰队海军陆战队服役,退役后由国家安排运作‘云数贸’”项目。

并鼓励会员使用注册以张健头像的商标,成立以云数贸冠名的公司。通过捐资助学、捐赠寺庙、扶助孤老残幼等手段,塑造张健乐善好施、世界首富的个人形象。同时,声称“云数贸”是中国“第9大民生工程”。建立全民消费网,抵制外资侵略,激发会员的爱国情结。

宋密秋在泰国服刑期间,赖彩云等人在外面大肆挥霍非法所得。2016年10月份左右,宋密秋发展的传销骨干人员崔志平等人,到泰国监狱探望宋密秋。宋密秋于是提出在“云数贸”及其下级传销盘口的运行基础上,策划推销“五行币”传销。

“五行币”传销设置“Y、S、M”3个级别,主推方向就是发展M会员。发展会员依然采用双轨制模式。随着不断发展完善,“五行币”发展的M会员,会送一枚“五行币”。随着,不断有传销骨干成员落网,M级会员费开始提高,为掩盖传销事实,加赠了金镶玉吊坠等实物,对业绩好的会员还会奖励现金。

“五行币”会员除了现金和实物收益外,还有虚拟货币奖励。“五行币”传销承诺会员,在五行币网开网后,按照会员级别配置数字货币。数字货币可以有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静态收益就是通过“五进五出”后,数字货币就可以提现或交易获得高额回报;动态收益就是发展会员会有对碰奖的数字货币奖励。

2016年12月至2017年4月期间,'五行币"传销在发展过程中,没有开设网站。注册会员依靠以前的云数贸以及下线传销组织的各个团队,由推荐人手工记录会员信息,并将会员推荐关系层层上报,按会员之间的关系排列上下层级关系。

2017年4月初,宋密秋通过女友汪文芳安排后来的技术员周静云,制作了“五行币”传销网站,宣布“五行币”开网,会员注册“五行币”网站需要100元。同月,宋密秋在“五行币”网开网后,就策划设计了“五行商城”制度。后安排了张西峰做为“五行商城”的负责人,负责“五行商城”的开发,并指定周静云为“五行商城”的技术人员设计“五行商城”与张西峰对接。

“五行商城”规定,商城上的所有商品都要使用张健的头像做商标。商城建好后,“五行币”会员可以用配置的数字货币在“五行商城”购买商品。对接产品就可以成为总代理,总代理下面分省、市、县三级代理,每级代理都需要交纳一定的代理费。代理级别发展下线代理可以获得一定比例的劳务费或推荐奖。省代理和市代理在“五行商城”开网后,还可以享受利润分配。

宋密秋在组织、领导“五行币”传销活动中,为强化管理,对传销组织实行团队化管理。设立了市场推广团队、金币制作生产团队、财务团队、宣称讲师团队等团队。且传销人员之间分工明确。

宋密秋是传销组织的最高领导者、创立者、决策者,杨瑞华、李恒志等人是金币生产团队的负责人,负责收取会员费用,制作和发放五行金币及按照宋密秋的要求管理和使用传销组织的非法获利。崔志平、刘玉圣、李翔是市场推广团队的负责人,先后在全国各地建立起了100多个团队。

为了方便管理宣传,宋密秋成立了宣传讲师团队,从“云数贸”会员中特意挑选口才较好的张西峰担任团长,负责宣传讲师团队的组建和“五行币”的宣传,并将“五行商城”的建设也交给张西峰负责。宋密秋的女友郑淑惠、张鹏等人是财务团队的负责人和骨干,负责通过微信与杨瑞华、李恒志等人的财务人员对收到费用及“五行币”的数量进行核算。

在组织、领导“五行币”传销活动中,传销组织进行以爱国、慈善、扶贫等为噱头,安排和煽动骨干分子组织了多次的大型集会和聚会游型活动,以达到宣传“五行币”传销、扩大影响、发展会员,从而骗取财务。

2017年6月3日,宋密秋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被抓捕归案。同年6月6日被“猎狐行动"工作组引渡回国。

截止,2017年10月,宋密秋组织、领导的“五行币”传销活动遍及全国,参与人数众多,涉案资金庞大。经审计该传销最少涉及资金17亿余元。

公诉机关认为,宋密秋的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偷越国边境罪,情节严重,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庭审中,宋密秋对上述的指控表示均没有异议。而辩护人则认为“云讯通”传销组织是马来西亚人赖彩云打着宋密秋的名义发展会员,宋密秋并没有从“云讯通”中获利。

庭审过程中,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宋密秋本人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被告人还进行了最后陈述,宋密秋称自己学历不高,法律意识淡薄才导致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上来,当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全部罪名和犯罪事实表示认罪、悔罪,积极改造,请求法庭从轻处罚。

并称,“所有参与到云数贸的“云家人”都是被他蒙蔽和欺骗下才参与其中的,在这里真诚的向他们道歉,对不起他们。这条路肯定是不能再走下去,传销是不能做的。不要再步我的后尘。”

该案在经过长达5个多小时的庭审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投诉进度:
  • 投诉处理专员已审核1970-01-01 08:00:00
  • 贾跃待审核2020-05-15 10:22:27

声明:

1. 本网页内容仅代表投诉者本人,不代表消费保立场。

2. 未经授权,本平台案例禁止任何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投诉

查看更多>>
全球领先的区块链大数据服务公司,我们致力于将区块链的价值和信息带给每一个人,构建一个全球区块链生态价值平台

本站郑重声明:比特财经网,数据仅供参考,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Copyright© 比特财经网All Rights Reserved